HYDE always young

【六】金星雪浪依旧,一世敛芳终归

he,曦瑶,微忘羡,微追陵

【一】 【二】 【番外一】 【三】 【四】【五】
上文【五】结尾:金光瑶收到自家小侄儿回娘家(?)的邀请,这时蓝曦臣终于说服叔父接受三弟匆匆赶来。

蓝·眼瞅着到嘴的媳妇要飞·曦·干着急·臣脸上依然挂着优雅又不失得体的笑容,一边不动声色地把金光瑶带了回来,一边礼貌地替金光瑶关上了回娘家的大门:“金小宗主的邀请我就替三弟回绝了,金家现在人际关系错综复杂,阿瑶现在回去不是好时机,蓝家素来清静,不妨阿瑶就留在蓝家吧。”

金凌果然不负蓝曦臣的期盼,立刻就被这一大段车轱辘话绕晕了,迷迷糊糊地应着:“嗯嗯,好,我有功夫会来看小叔叔的。”

目睹了全过程,还没来得及说话去处就被别人定夺完的金光瑶:......二哥,你变了,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老好人泽芜君了。(话外音:滴,您的好友狐狸臣已上线。)

蓝思追脸上泛起一抹笑容,很有眼力地拉走了仍然处于蒙圈状态的金凌,一边想着:这么说来以后就不用翻墙找金凌了,真好。

路过的蓝景仪:......救命啊!大小姐和思追儿又要虐单身狗了!

-----------------小剧场----------------

蓝曦臣:“很好,我终于把阿瑶名正言顺地拐回来了。”

金光瑶:“二哥,你变了,你会蒙人了。”

蓝曦臣:“为了拐走阿瑶,做什么都在所不惜。”

PS:求小红心,小蓝手,求评论,下周期中考,考完更多点









金星雪浪依旧,一世敛芳终归【五】

he,曦瑶,微忘羡,微追凌,链接初尝试

【一】
【二】
【番外一】
【三】
【四】


蓝启仁终至寒室,金光瑶寒暄一番后便很有眼力的、在蓝启仁复杂目光的注视下离开了寒室,将空间留给了叔侄俩。

蓝老先生不愧为姑苏雅正第一人,在经历了二白菜被拱了、大白菜眼瞅着也要跟人跑了的惨痛遭遇后,依然能找到重点:“......所以,这家主夫人非他不可?”

蓝曦臣收起笑容,叹了口气,缓缓道:“叔父,您也知自观音庙事变后,侄儿亦是认清了自己对阿瑶的感情,非义兄对义弟单纯的关心,非对救命恩人的感激,应是对恋人的担忧、思念,侄儿已是错过一回,不想一错再错下去。侄儿不孝,请叔父责罚。”

蓝老先生一听这话,好不容易下去的气又冒了起来:“你还知道你们是义兄弟!知道你还如此!且不说你们关系如何,那金光瑶虽说也功勋显赫,但也坏事做尽,为人不齿,这样的人如何担当一家主母!我看你们这双璧怕是想直接气死我这个叔父!家规10遍!此事之后再议!”

蓝曦臣见叔父要走,也顾不得安抚叔父,忙问:“叔父,那阿瑶......”

未待蓝曦臣问完,蓝老先生便烦躁地摆了摆手,道:“留在云深!夜猎的时候多带带!改改风评再定日子!”说罢也不待回复,甩了甩袖便出了寒室。

蓝曦臣缓了缓,明白了叔父理解了自己的心情,选择了接纳阿瑶,顿时喜出望外,亦是出了寒室,想告诉阿瑶这个好消息。当然,只告诉阿瑶可以留在云深,不会告诉当家主母一事,毕竟还未互通心意,莫要吓着阿瑶才是。

一出寒室,便瞧见收到消息连夜赶来的金凌抱着自家小叔叔号啕大哭,嘴里还嘟囔着什么。金光瑶拍了拍金凌的后背,安抚了几句。一旁的蓝思追心中焦虑,却不知如何开口,不自觉间竟紧紧握住了抹额的末端。江澄牵着仙子,冷眼旁观,看着魏无羡噌的一下爬到了蓝忘机的身上,骂了一句:“妈的,死给!”

蓝曦臣:......啊,真热闹,看来相处地还不错......

又往前走了几步,便听到金凌说着:“小叔叔,你回金家住吧,阿凌想你很久了!”

蓝曦臣:???等下,什么情况?黑人问号?

-------------------------小剧场------------------------

蓝曦臣:“我不过就是与叔父协商了一会儿,怎么回过头媳妇就要跟人跑了?”

金光瑶:“二哥,我不是你媳妇,我也不想再被刺一下,我还是跟金凌走吧。”

蓝忘机:“......兄长,加油。”

江澄:“......妈的,又多了一对死给。金凌你可别学他们,否则我给你腿打断。”

金凌、蓝思追:......怎么办......好像腿要不保......救命啊!


求小红心,小蓝手,求评论

2018.4.15



金星雪浪依旧,一世敛芳终归【四】

he,曦瑶,微忘羡,前文见tag


金光瑶颓然站在朔月上,盯着那条随风飞扬的云纹抹额出神,心如乱麻。二哥带我回云深不知处作甚?这献舍的身子与前世的自己颇像,又恨生傍身,此番回去,岂不是落人口舌?二哥可想好如何与那蓝启仁交代?倘若那聂怀桑兴师问罪,二哥可会拔剑相向与我?饶是八面玲珑如敛芳尊,此时也宛如做错事怕被大人责罚的孩童,竟不知所措起来。

蓝曦臣也不似表面那般平静,这可是阿瑶,他朝思暮想、问灵十三载的人儿,心里早已翻起了惊涛骇浪。

前日蓝曦臣听闻忘机和魏婴找到了一个神似金光瑶的人,兴奋异常,旁人的话也听不清晰,脑内一片空白,再次回过神来,便发现自己已私自下山,提着朔月站在了一座茅草屋前。思及此时已晚,不应扰人清梦,便寻思偷偷从窗户闯入,看一眼便走。谁知草屋不牢靠,当头浇了自己一身茅草,又被阿瑶恨生相向,情急之下,便依着心中所愿拐了阿瑶回蓝家。

阿瑶可会心生不悦?蓝曦臣不知。

二哥会如何待我?金光瑶亦不知。

两位当事人各怀心绪,不知不觉间便已到了云深不知处,只得走一步算一步了。

魏无羡看出了两人之间气氛尴尬,也不说破,只是拉着自家蓝二哥哥的手,道:“敛芳尊不必拘谨,我与含光君先行一步,这些年皆云游在外,也应见见叔父,大哥会领你随便转转。”边说边给蓝曦臣使眼色,暗示他说点什么。

蓝曦臣看着忘羡二人走向学堂,转身对金光瑶笑着道:“阿瑶无事不妨来寒室小憩,虽不及金鳞台那般华贵典雅,也别有洞天。”

金光瑶不知该做何反应,只得半推半就跟着蓝曦臣走向了寒室。

*学堂

却说蓝老先生一听门生汇报姑苏双璧及魏无羡和一不知名公子回到云深不知处便已是坐立不安,总有一种含辛茹苦养大的两颗白菜都要被拱了的感念。匆匆给学生布置好作业便宣布放学,自己则等在了学堂门口盼着早些问出个究竟。

学生:“虽然不知为何早放学,但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哦耶!走喽走喽!”

一直监学的蓝思追:“......云深不知处禁止大声喧哗,家规1遍,明日交给先生。”

学生:......师兄我错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再也不敢了......

蓝老先生望着匆匆赶来的忘羡二人,问道:“那人是谁?”

魏无羡赶忙接话:“是金光瑶,与我一样是被人献舍的,现下应是与大哥在一起。”

蓝老先生一听,顿时气冲顶门,这好好的大白菜到底是被拱了,一时竟忘了训斥魏无羡,直奔寒室去了。

------------------小剧场----------------

蓝启仁:“金光瑶你给我等着!你今日不给我一个说法,就把我的大白菜还回来!”

魏无羡抱着蓝二白菜:“二哥哥,怎么样?羡羡是不是很聪明?战火已经掉头啦!”

蓝二白菜:“......嗯。”魏婴说什么都对。

金光瑶:“......二哥,我怎么觉得有些发寒?”

蓝大白菜递了一杯清茶过去:“许是有些着凉,喝些热茶罢。”

金光瑶接过茶杯:“谢谢二哥!”

蓝启仁:“还我白菜!”

求小红心,小蓝手,求评论,看在本人今日达成二发成就的份上( ̄▽ ̄)





金星雪浪依旧,一世敛芳终归【三】

he,曦瑶,微忘羡,前文见tag,话说为什么清明节写的文都虐得满脸血啊,我觉得写甜文的太太简直是天使啊,😂另外【一】小做了些删改,无太大变化,不然后文的伏笔就得改动了


金光瑶曾设想过与二哥的重逢,无非便是失望的眼神,伤人的言语,以及相向的朔月。那些封在棺材里的浑噩岁月,时常忆起的便是那句“金宗主,这声二哥,不必再叫了。”以及那一剑穿心而隐隐作疼的心口,思及至此,不由得心下一慌,恍惚间恨生已然出鞘,剑锋直指蓝曦臣,眸间不知何时已泛起一片寒光,虽身着敝衣,却平添了几分昔日仙督之姿。

含光君顿时摸向了避尘的剑柄,就要出鞘。一旁的魏无羡赶忙握上了蓝二哥哥的手,挤眉弄眼地暗示不要出鞘,大嫂不会伤了大哥。蓝忘叽略微颔首,但却始终保持着随时出鞘之姿,未曾松动。魏无羡见此,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作罢,心道蓝二哥哥是不是有兄控的倾向啊,不行,我得赶紧助大嫂收了大哥,免得再生事端,心中的小算盘打得倒是叮咣响。

当事人蓝曦臣此时却只是愣愣地望着恨生的剑锋出神,心道这情景倒是与想象中分毫不差。也是,毕竟是自己的不信任造成的后果,不由得心中一阵苦涩,却不知如何回应。良久才道:“阿瑶,先前是我不对,如今二哥不会再重倒覆辙,阿瑶可以好好的度过这一生,如有需要,可随时来云深不知处,二哥定倾囊相助。”

金光瑶不由一愣:“二......蓝宗主这是何意?”何故又自称二哥?

蓝曦臣听闻金光瑶突然改口,沉默片刻,打了个哑谜:“金光瑶仍封在棺中,孟瑶仍是三弟。”

金光瑶听闻,笑得一如既往:“蓝宗主这是何意?金光瑶与孟瑶又有何差?左右都是娼妓之子,上不得台面之人,何德何能与泽芜君结义?蓝宗主还请回罢,敝屋过小,尚容不得如此冰清玉洁之人。”

蓝曦臣却是一反常态,转身便走,忘羡二人急忙跟上,皆是一头雾水。

金光瑶敛了敛眼底的悲伤,心道本就不是一路人,走了也好,二哥也不会背负骂名。缓了缓便又恢复了笑容,关好了门窗,简单地收拾了下仪容,换上了一件勉强看得过去的中衣,在敛芳尊出众的容貌的衬托下,颇有落魄的世家公子之姿。

突然门又开了,金光瑶一惊,来人竟是这分家的家主,怕是被之前的响动惊扰到了,来兴师问罪了。

谁知这家主竟笑得眉飞色舞:“瑶光啊,刚才蓝家主说你知书达理,根骨极佳,让你去云深不知处求学,快去找蓝家主去蓝家吧,将来会有大出息的。”

金光瑶一路梦游一般的走到蓝曦臣面前,看着蓝曦臣笑得旁边都开花了的样子,一时语塞,苍天啊,这年头泽芜君都学会耍心机了,迟早要完啊。

--------------------------小剧场------------------------

金光瑶:“二哥你变了,你不是那个冰清玉洁的泽芜君了。”

蓝曦臣:“为了拐走阿瑶,做什么二哥都心甘情愿。”


求小红心,小蓝手,翻滚求评论( ̄▽ ̄)











愚人节快乐【番外一】

涉及前文,前文见tag,有曦瑶,忘羡
涉及前文瑶瑶被人献舍,蓝大为见瑶瑶破茅草窗而入,变成一个移动的茅草堆

【曦瑶】

金光瑶开怀大笑:“哈哈哈哈,二哥,你这什么造型,太不雅正了,哈哈哈......”

蓝曦臣无奈:“阿瑶......罢了,你肯笑便是原谅我了吧......?”

金光瑶脸色骤冷:“谁说我已经原谅你了?我杀兄杀父杀妻杀子独独从未负过你!我救你于水火,助你复建蓝家,谁知最后只是换来朔月的一剑穿心!现在右臂和心口仍隐隐作疼!何以见得我原谅你了?鄙人不过是在笑堂堂蓝大家主,温和近人的泽芜君竟也会违反家规,做如此不雅正之事罢了!”

蓝曦臣不知所措:“阿瑶......”

金光瑶微微一笑:“骗你的,今天是愚人节嘛,二哥不过是替天行道,大义灭亲罢了,阿瑶有何理由埋怨二哥?”

蓝曦臣面色严肃:“阿瑶,我定不会伤你第二次,即使你再犯下什么滔天大错,我蓝曦臣愿与你一起承担,蓝曦臣心悦孟瑶已久,不知可应否?”

金光瑶苦笑:“二哥都将话说到这种地步了,阿瑶何德何能去拒绝二哥一片真心呢?”

【忘羡】

魏无羡推开蓝湛:“含光君,我们本就不是一路人,不必与我如此这般。”

蓝·刚刚目睹蓝大案发现场·忘·得知今天是愚人节·叽:“......嗯。”

魏无羡顿时傻眼,这剧情走向好像不对,哭着抱住蓝湛:“啊啊啊,蓝二哥哥不要羡羡了,啊啊啊啊啊!”

蓝·心里乐开花·忘·面无表情·叽默默扛起魏婴:“云深不知处禁说谎话。”

魏·眼瞅就要进里屋·无·意识到被耍了·羡奋力挣扎:“二哥哥你明明知道今天是愚人节,还看着我表演,不告诉我,二哥哥真坏,羡羡不要二哥哥了!”

蓝忘叽将人放到床上:“天天就是天天。”

(此处省略两千字)


求小♥️,小蓝手,评论,谢谢各位( ̄▽ ̄)

金星雪浪依旧,一世敛芳终归【二】相遇

he,曦瑶,忘羡,暂无其他CP,放心观看,本章略爆笑,切忌观看时喝水,吃饭,吃零食,前文见tag

“蓝二哥哥,你说那敛芳尊,见到我们会不会惊讶?我们要不要告诉大哥这个好消息?”魏无羡戳了戳忘叽的耳朵道。

“......我已事先告知兄长。”蓝湛道。

“唉!什么?蓝二哥哥你怎么不声不响就通知了?那我的'拐敛芳尊回蓝家'计划得改了!唉!对了!你说大哥会不会已经到了?不过我猜以那敛芳尊的性子八成会装不认识吧?那你大哥怕是要倒霉了。”魏无羡揶揄道。

“无妨,......相信兄长便可。”蓝二哥哥说罢,又将人往上送了送。

然而,事实证明蓝大对突发情况的应对可不怎么好,忘叽啊,恋爱会使人智商下滑的,蓝氏读弟机也不会例外的。

*与此同时,金家分家

正当金光瑶思索如何不声不响地夺回嫡子的地位,为这给自己献舍的小粉丝报仇,又不引人怀疑进而认出真身时,只听闻破烂一般的茅草屋的窗户一阵响动,刚大喝一声“谁?!”紧接着一道白影飞入,窗户顿时四分五裂,飘飘洒洒的茅草撒了来者一身。

“噗!”金光瑶看着温文尔雅谦谦君子的泽芜君难得一次触犯家规强闯民宅,又被糊了一脸茅草的泽·狼狈不堪·芜·丝毫不雅正·君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紧接着金·突然想起我是个被献舍的·光·努力憋住不能笑不能被发现·瑶一秒正经,然而仍然在抖的肩膀完美地出卖了他的内心。

泽·满脸都是茅草·芜·非常尴尬·君看着自己的三弟满脸是血,挂着块破布,憋笑憋到脸部扭曲,宛如幽灵,也是一个没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就在这时,被金光瑶的大喝吼来的金家分家的众人赶了过来,“哐!”地一声推开了门,大喊了一声“怎么回事!”紧接着看到满屋的血,一个笑得面目狰狞,身披破布的鬼和一个不停抖动地高有180cm的茅草堆面对面,顿时又跑了出去大喊:“完了!完了!前嫡子被一个挂着破布的鬼和一个会动的茅草精杀死了!尸骨无存啊!”好不热闹。

终于赶到的魏无羡看到屋里的情景顿时笑到不能自已,不停地锤着忘叽,而忘叽,一脸震惊(来自蓝氏读弟机的解释)看着那一大块抖动的茅草堆默默地道了一声"......兄长......?”

在金光瑶再也克制不住的大笑声中,那堆茅草飞散开来,露出了里面白衣胜雪,耳尖微红的人:“忘叽,莫要告诉叔父。”

-----------------小剧场-----------------
金光瑶:“二哥,哈哈哈哈,你...你...哈哈哈茅草...精..哈哈哈......”
蓝曦臣:“阿瑶也好不到哪里,顺便你已经暴露了自己是金光瑶的事实了。”

*遥远的云深不知处
蓝启仁:“我怎么觉得蓝氏嫡系要断代了呢......但愿是错觉吧......”

新人发文,求小红心,小蓝手,点评,看在我今天很高产的份上( ̄▽ ̄)


2013花魁照,HYDE永远不老,敬我永远的男神HYDE

金星雪浪依旧,一世敛芳终归【一】

he设定,微量曦瑶,忘羡,其他CP暂无,放心观看

距敛芳尊、赤峰尊封棺已十三载,世事变迁,人们再谈前任仙督已不再恨之入骨,讥讽挖苦。这些年来,那一千多座瞭望台默默地守护着城池,敛芳尊在人们的心中逐渐有了不一样的地位。纵使他坏事做尽,杀父杀兄杀妻杀子,皆与百姓无关,人只对于自己的事在意,特别是得益于瞭望台的帮助而存活的人不断的称赞,一世敛芳终是重获盛名,金家也恢复了仙家第一的地位。当然,这些,都得益于一些人的有意宣传,想来,敛芳尊也会对现如今他的生后名之好而诧异吧。
*云深不知处
蓝曦臣自错手杀死金光瑶以来日益憔悴,每每听到"泽芜君大义灭亲”的言论更是心生悲凉,日日问灵无果,每每梦见金光瑶的笑颜和那声温柔的“二哥”,醒来时脸颊上常有泪痕。蓝曦臣不停地恢复敛芳尊的名声,仍不能收到回音。蓝老先生被气得曾大声呵斥蓝曦臣,却毫无效果,久而久之,蓝启仁也不再管他,只道“造化弄人,莫要毁了蓝家百年清誉”,转身边走边感慨“蓝家多出情种”。
然而,他们都不知道敛芳尊突然被献舍了,以一种神奇的理由。
*封棺之处
且说今年过春节,站岗的修士因十三年来无事发生而放松警惕,又因敛芳尊名誉恢复而不再严加看管,就偷偷地酌了点小酒,不慎摔倒,又好巧不巧地将阵眼碰松动了。站岗的修士年龄尚幼,不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了,令金光瑶的魂魄可以逃离棺材。又巧遇有人献舍,机关算尽的敛芳尊又怎可能不抓住这次机会,于是敛芳尊意外地重获了新生。
*金家分家
敛芳尊一醒来就看到了满屋凄凉的景象,破旧的茅草屋,满屋的血迹,破布一般的亚麻衣裳,脏乱的地板,与前世金麟台相去甚远,一查看记忆,顿时了然。原来这身子的主人曾是当家的的嫡子,谁知其母突然故去,当家的便又娶了个门当户对的回来,不久就有添了对龙凤胎。龙凤胎啊,吉利啊!当家的高兴,就事事尽量顺着新娘子的意思。哪知新过门的娘子竟是这般善嫉之人,事事打压原来的嫡子,当家的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久而久之,族中人皆欺辱这小嫡子。话又说回来,这小嫡子与自己长得倒是异常的相似,肩上还有一朵盛开的金星雪浪,甚至名字也与自己有几分相似,叫金瑶光,因此这小嫡子地位下降后便以自己为榜样,活不下去后就献舍给了自己。
金光瑶激动地发现他这被献舍后竟带着原来的灵力,又因这嫡子对自己敬仰颇深,竟是将自己的恨生都找来了,一时觉得自己能活的比那魏无羡滋润多了,只是如果被找到了还不知如何解释,毕竟这身子与自己颇像,又有恨生,说不是怕是没人信吧,但愿无人找到吧。
然而,金光瑶不知就算被找到也无人会讥讽自己,亦不知忘羡二人组已经向他靠近。
*忘羡的场合
“二哥哥,你说这人要是真是金光瑶大哥是不是能大笑不止啊。”魏无羡指着这画着金瑶光的画卷道。
“......嗯。”蓝湛低低地应了一声。
“蓝二哥哥,你现在是不是心里已经乐开了花?”魏无羡不待他的蓝二哥哥回答,又突然蹦到了那人的背上,亲了亲那人的耳朵又道:“羡羡才三岁,羡羡走累啦,羡羡要蓝二哥哥抱!”
“......嗯。”忘叽耳尖有点发红,抬手将人往上送了送,也不知是应的哪一句,许是两句都有吧。
---------------------------小剧场-------------------------
金光瑶:“为什么我重活一世身高仍然一米七?!”
蓝大默默地抱住了小只的金光瑶默默安慰,心道小小的又可爱抱起来又舒适,幸好没长高,但是脸上仍无任何变化,依然一脸灿烂的笑容。

魏无羡:“哈哈哈哈,蓝二哥哥,你听说没有,蓝老先生呵斥完大哥后又想起云深不知处禁止大声喧哗,自己默写了十遍的家规,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蓝老先生太实在了。”
忘叽:“不许咒自己,且云深不知处禁背后议论长辈。”
恰好听到全过程的蓝老先生:“魏婴!十遍家规!”


第一次发文,求点评( ̄▽ ̄)